杳杳无期

首页 > 灵异 > 

杳杳无期

杳杳无期小说

杳杳无期

作者:云沉

分类:灵异

状态:连载中

来源:快看

时间:2024-07-10 16:38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临近清明节的这几天,我的同学们突然变得很诡异。仿佛除了我,谁都看不见他们。尤其是我的妈妈,她带回来一个酷似人形的玩偶,半夜坐在我房门前哭……嘴里还在唱着。「清明时节雨纷纷……」
精彩节选

1

临近清明节的这几天,我的同学们突然变得很诡异。

仿佛除了我,谁都看不见他们。

尤其是我的妈妈,

她带回来一个酷似人形的玩偶,

半夜坐在我房门前哭……

嘴里还在唱着。

「清明时节雨纷纷……」

———————————————————

我们班级最近很奇怪,

明明本该是快要庆祝即将到来的清明假期,但他们一个个都面色阴沉。

脸色苍白的好像是一个个阳寿不足的死人。

想到这种想法,我摇了摇头,怎么会呢,他们可都是陪伴了我快三年的同学啊。

可这种想法在我心中愈演愈烈。

这天,我一如既往的推开了教室门。

昨日看着刚装修好的墙壁,今日断壁残痕,白净的石灰墙壁上。

现在是大片大片的黑糊,仿佛被什么东西烧焦了似的。

米黄色的窗帘上沾了好些灰尘,部分地方甚至被烫了一个大洞。

头上的老式吊扇上的吊坠,莫名缺了一截,摇摇欲坠的。

我的身子突然好似被什么东西拉扯着进了教室。

突然,我后背一凉,我稍微偏过头去,一只手攀上了我的肩膀。

我下意识偷偷向后看了一眼。

草。

那只手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红斑点,指甲上涂着红指甲油。

五只手指紧紧的抓紧了我的右肩膀。

额头上紧冒冷汗,下意识的想挣脱却脱不开。

作为密集恐惧症,心下看着突然想吐。

就在我快要在心里默念“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死马当活马医的时候。

哎?

可能是中国的古诗起了灵?那女孤魂竟然松手了。

他缓缓抬手,转动我的脖子慢慢移到了侧面。

一睁眼对上了惨白的脸,面无血色,我刚想张了张嘴。

天啊!

尖叫声还未出口,突然被他一把捂住,想叫又叫不出,恐惧感席卷我的全身。

大白天真见鬼了?

我吓得再次反复睁眼闭眼,终于在最后一次的时候。

我做好了心理建设,抬头看了看她的脸,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校服。

哦。

那没事了。

原来是沈勇这个女装爱好者啊!

他裂开嘴向我笑了笑,唇瓣上的死皮还能依稀看见。

我跟他是初中的同学了,我莫名心里有种抗拒感。

身体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几步,只想离他远一点。

一股亮光袭来,

我好像听见有人在对我说。

「你本来就是跟我们一起的……」

再次睁开眼,眼前的场景依然是教室。

我正趴在桌子上,本来我清晰的记着干净的课桌,如今却变得混乱不堪。

我的同桌物理课代表崔可可,她正做着题目。

我身体刚动弹了一下,

奇怪,

我不是在教室门口的吗。

崔可可的一张脸不知何时贴的离我很近,距离突然变短。

让我可以清晰的看见,她脸上清清楚楚的疤痕,仿佛像是被什么东西烧着了一样。

我抿了抿嘴唇,声音沙哑着,却说不出话。

她凑近我的耳畔,轻笑着。

「你终于醒了。」

那双看不见瞳孔的眼睛,泛着眼白,死死的盯着我。

眼神空洞,麻木。

我身体僵硬着,一动也不敢动。

这具不知是人还是鬼的东西,紧紧贴在我的身上。

我却听不到她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仿佛,她早就死了一样。

我对上她的眼神,脖子忽然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捏住似的。

身上的皮肤焦灼感越来越强烈。

右手费力的向课桌的抽屉里探去,终于在快要窒息前摸到一个触感。

很好。

我径直握住美工刀,朝眼前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刺了过去。

美工刀插入的那一瞬间,我的同桌,她的身体竟然是透明的!

我眼睁睁看着美工刀穿过了她的身体,她好似没有痛感似的。

冰凉的手指抚摸着我的脸,低声喃喃着。

「你很快就会知道的,阿南……」

头脑里的剧痛感袭来,我捂住头颅,眩晕感又来了。

第三次睁眼。

周围的场景恢复了正常,石灰墙壁,头顶吱呀吱呀转的风扇。

欢声笑语的同学们,以及一切正常,认真做题的我的同桌。

但,空气中始终弥漫着一股儿烧糊了的味道,

我蹙眉仔细闻了闻,

离谱,怎么每个人身上都有。

我同桌瞅着我醒了,刚放下笔抬头,就看见——

我一脸惊恐的移动着凳子离她远远的。

她。……

她。???

实在不怪我,刚刚那个梦的感觉太真实了。

脸上冰凉的触感还留存在我的感官中。

我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小心翼翼的开口解释。

「哦,我的好同桌,我只是因为做了连环梦突然被吓着了。」

一边偷偷用余光观察着她的神色,一切正常。

ok,

收工。

我怎么可能会怀疑那梦的真实性呢。

本就是白日做梦罢了。

周围嘈杂的同学吵闹声,以及一些日常的话,例如。

「学习委员!借我本作业抄抄,快!」

「你妈,下节课又是体育课!」

这些熟悉的欢声笑语,都不免让我拍拍胸脯,安心了。

自习课的下课铃响起,

崔可可突然在那一秒钟中,直直的转过头盯着我,一直笑而不语。

我被她盯的发寒,一时心跳如擂鼓,砰砰砰砰的在胸腔中撞击着。

我呼吸一窒,强颜欢笑的看着她不解道。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怎么一直盯着我。」

她朝我神秘一笑,将一张纸条塞在我手里,起身跑了。

我攥紧了纸条,理智告诉我,不能被其他人发现这张纸条。

趁着课间没人的时候,我手抖得打开了纸条,上面写着。

「你以为那些都是梦吗?」

梦里的场景仿佛历历再现,

可是,这又不是恐怖世界啊。

我险些失声惊叫,身后突然被人拍了拍。

第一个梦境中的恐惧感立马回想起来,我直接从凳子上蹦了起来!

牙齿直打颤的转头,面前是我们班的体委。

他手上搭着校服外套,唇角挂着一抹浅笑的望着我。

不对,我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看的是我藏在背后的纸条。

他舔了舔嘴角,轻描淡写的问。

「小南,怎么不去上体育课,你手上攥的什么啊?」

他的话轻飘飘的,仿佛丝毫不在意。

可我却注意到了,

他眼底划过的一抹狠辣,脊背一凉,强撑着笑容和他解释着。

「别人表白我的东西啦,怎么,你暗恋我啊?」

说着,我还故意不要脸的撩了一下头发,顺势将纸条塞到他手里。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