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后,神算公主飒爆全京城

首页 > 古言 > 

替嫁后,神算公主飒爆全京城

替嫁后,神算公主飒爆全京城小说

替嫁后,神算公主飒爆全京城

作者:江南烟

分类:古言

状态:连载中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4-05-25 10:12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师折月被逼嫁给已死的燕王世子,意外发现前来迎亲之人是她曾经睡过的男人!夭寿啊!她琢磨着嫁了也就嫁了,反正他也认不出她,却意外发现他竟是破除她早夭命格的天定之人:抱他一下多活一天,亲他一口多活三天,睡他一晚……能多活多少天有待验证。她为活命故计重施,在月黑风高的夜里,翻窗进他的房,撩开帐子却没看见人……她一扭头看见他站在她身后,眸光幽深地看着她:“公主,我等你很久了。”师折月:“!!!!!”
精彩节选

“师折月虽然贵为公主,还不是要嫁给已经战死的燕王世子,真可怜!”

“她算哪门子的公主?她不过是个从小在道门长大的野丫头,还是个天煞孤星。”

“我还听说,先帝就是被她克死的。”

“天煞孤星配死人,简直是绝配!”

师折月面无情地坐在宫门口的喜轿里听着围在四周的宫人议论纷纷,唇角边泛起冷笑。

先帝与昭云帝是亲兄弟,当年先帝突然暴毙,膝下只有她这一个女儿,朝臣们拥戴昭明帝继任皇位。

昭明帝继位时说要善待才两岁的她,转头她就生了一场大病,以她身体需要静养为由送去道观。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场大病便要了那个两岁幼童的命,这具身体里装的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成年灵魂。

她在道观十五年,所有人对她不闻不问。

上个月师折月收到生母云太妃的信,说她病重,让师折月回宫见最后一面。

她回来后,却发现云太妃根本就没有生病,不过是把她骗回来代替三公主嫁给战死的燕王世子。

她不用想,都知道门口的这些人就是云太妃派来恶心她的。

这是在告诉她,她身份低贱,生来不详,只配嫁给死人。

她心里有些烦躁,想要伸手扯下盖头透透气。

只是她的手才一动,云太妃派来跟在她身边的关嬷嬷黑着脸道:“公主,请注意你的仪容。”

“你如今回到皇宫就是公主,不再是道观里的乡野丫头。”

“你的一举一动,代表的是皇族,不容有任何闪失!”

“燕王府的人至今没有过来迎亲,八成就是嫌弃你太过粗俗。”

师折月一把揭下盖头,睁着一双有若琉璃般的眸子朝她道:“关嬷嬷,你算过命吗?”

关嬷嬷看到她的样子皱眉,正要喝斥她。

她淡声道:“我刚才免费替你算了一卦,你今日必死。”

“一会你就不要送我去燕王府了,赶紧回去准备后事,你若不听我的话,必横死街头。”

关嬷嬷冷声道:“公主就不要吓老奴了,谁不知道你虽然是在道观长大,却是个废物……”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觉得后背冰凉,仿佛一把刀正悬在她的脖子上,随时能要她的命!

她不自觉的后退了一退,突然觉得师折月似乎很不好惹。

恰好长街的另一头响起了锣鼓声,燕王府迎亲的队伍来了。

关嬷嬷转头准备呵斥师折月,见此情景不甘心的软了语气:“公主快把盖头盖起来!”

话音刚落,一匹骏马驮着“新郎官”缓缓朝师折月走了过来,他身形挺拔如松,贵气天成。

一身喜服穿在他身上没有喜气,让他整个人如同一把出鞘的剑,带着凛冽的杀意。

师折月隔着盖头,看不清他的模样,却能感觉得到他身上惊人的气势。

他翻身下马,动作利落至极,从师折月的角度,只能看到他一双修长的腿。

哪怕是隔着盖头,以及红色的喜服,师折月也能感觉了他那双腿强健有力。

好想摸一把……

四周礼乐声大起,旁边的官员唱着礼,走着迎亲的流程。

很快,师折月就感觉到有人站在她的面前,冷冽的气息扑面而来,还伴随着极浓的压迫感。

他在她的面前站定:“燕潇然代兄迎亲来迟,还望公主见谅。”

他的声音低沉清冷,极富有磁性,十分好听,是她最喜欢的那种声音。

师折月轻咳了一声,摆手道:“没事没事,迟点不要紧,人来了就成。”

话音刚落,燕潇然冰冷的声音传来:“她不是三公主,她是谁?”

师折月有些意外,这人有两下子嘛,她不过是说了一句话,他就能认出她不是三公主。

关嬷嬷忙道:“三公主昨夜突生重病,高烧不退。”

“折月公主知道这件事情后,主动提出代嫁,这事一早就知会了太夫人。”

“估计三公子出门接亲的时候,恰好错过了这个消息。”

燕潇然冷笑,全京城都知道折月公主是在道观长大的,昭明帝继位后,她的身份就十分尴尬。

她三天前才回到京城,主动嫁进燕王府这种话傻子都不会信。

只能说从一开始就不过是昭明帝拿三公主做幌子,要嫁进燕王府的人一直是师折月。

他冷声道:“赐婚圣旨上写的是三公主,我只是代长兄来迎亲,这件事情我得先问过长兄。”

他说完吩咐道:“来人,去城东买香烛纸钱,然后再去归元寺请法师开坛做法请长兄上来。”

“在兄长没有答应前,我不能代兄长将折月公主娶回家。”

师折月回到皇宫后,这段时间憋了一肚子气,此时燕潇然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嫌弃。

她还没嫌弃他的兄长是个死人,他还好意思嫌弃她?

行吧,既然大家互相嫌弃,那就玩个大的。

她在旁道:“三公子想见燕王世子?哪需要去归元寺那么麻烦。”

她说完拿起随身的一把大黑伞撑开,将燕潇然罩住。

他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想走开避嫌。

只是他才抬脚,刹那间,阴风四起,伞底自成一世界:

明明刚刚还是烈阳高照的中午,刹那间变得有如黑夜!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