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回身体后,王爷被我撩红了脸

首页 > 古言 > 

夺回身体后,王爷被我撩红了脸

夺回身体后,王爷被我撩红了脸小说

夺回身体后,王爷被我撩红了脸

作者:沙柳

分类:古言

状态:连载中

来源:掌中云

时间:2024-05-25 10:26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明艳果敢女少帅X表面温润内里偏执阴戾贵公子。宠妻无上限!被穿越女占用身体三年后,冀州侯独女沈凝夺回身体控制权。召回心腹、拿回家产、撕开渣男真面目——沈凝尽全力把生活掰回正轨。可是那曾经情深不渝的竹马未婚夫,已经被穿越女伤到千疮百孔。竹马未婚夫满目阴冷:要死就死的远一点。沈凝:行吧。既然这样,那她只能诱他、诱他、诱他……让他想起曾经青涩甜蜜,破镜重圆。可是,这当初纯情的一撩就脸红的温润君子,为什么变的这般放肆孟浪不要脸?就……有那么一点吃不消!
精彩节选

金秋八月,天高云淡。

燥热了大半月的京城下起了绵绵细雨,接连几日不见停歇。

睿王府兰台阁门前,跪了一个浑身狼狈的女子。

她已跪了两日,浑身虚弱的随时要昏倒,却用尽全身力气拿着匕首架在自己的脖子上,谁若靠近立即自刎。

没有人敢上去扶她。

她这一次打定主意以死相逼,非要离开这个牢笼不可。

兰台阁的门呼的一下,被大力拉开。

冷风灌进屋内,吹起睿王容澈玄黑素袍。

身姿颀长的容澈跨步而出,俊美似玉的脸上一片阴冷:“就那么爱容子安吗?”

沈凝直起了腰,语气坚定:“是,我爱子安,生生世世,此情不渝!”

“那我呢?”容澈盯着沈凝那张脸,“那我又算什么?”  

满院守卫和奴仆都冰冷莫测地看着浑身湿透狼狈的沈凝。

他们也想知道,她到底把睿王殿下当什么?  

定国将军长女沈凝与睿王容澈自幼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二人情投意合是京城人人艳羡的金童玉女。

沈凝十五岁及笄那年,还得了陛下圣旨赐婚,定下婚期。

可就在两人大婚前,沈凝移情别恋喜欢上了七王容子安,坚决要和容澈解除婚约,逼得容澈将沈凝困在这睿王府上三年。

容澈一步步上前,屈膝半跪,捏向沈凝下颌,“我到底是什么?”

“别碰我!”

沈凝避开他的碰触,眼底满是嫌恶。

三年的囚困让她对眼前的男人恨之入骨。

容澈伸出的的手僵住,下一瞬失控地以袍袖挥出一道强劲内力。

沈凝身侧地砖碎裂四散,连不远处的那棵梧桐树都被打下一截粗枝掉落在地。

沈凝却无所畏惧地看着容澈。

她知道他不舍得伤她。

他就算打碎她身边所有地砖,打烂周围所有的东西,都不会有一块碎屑掉到她的身上……

所以她有恃无恐。

沈凝用匕首逼近自己的脖颈,划出一道血痕,殷红的血珠合着雨水往下滴落,“要么放我走,要么就给我收尸吧。”

容澈双眸赤红地盯着沈凝。

三年了,她用尽各种手段逃离自己身边。

以前只是小打小闹。

最近一年来数次以命相逼。

这一次更是连跪两日两夜,双腿都不要了……

容澈最后深深地看了沈凝一眼,将视线转向乌压压的天空,绵绵细雨打在他精致俊逸的脸上,那双漆黑狭长的眼眸之中,写满了哀痛和绝望。

他的凝凝,那个爱他的凝凝真的不见了。

“好,我放你走。”

容澈轻飘飘地丢下这么一句,脚步虚浮地迈上台阶,忽然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嘴角流出殷红血渍,栽倒在仆人怀中。

“殿下、殿下——”

“快请大夫来!”

天空中电闪雷鸣,风雨越发猛烈。

一道惊雷劈下,梧桐树上又有一截粗枝被劈的断裂,啪一声掉下,砸在正要起身的沈凝头上。

那截粗枝枝繁叶茂,直接把沈凝盖在下面,只能看到一截素白衣角。

沈凝趴在阴冷的青石板上,一动也不动。

……

暴雨倾盆,砸的屋顶青瓦劈啪作响。

暖阁内烛火跳跃,明灭的光影落在女子苍白的脸上。

沈凝慢慢睁开眼睛,瞪着眼前的床帐良久良久。

然后缓缓抬起自己的手,摸上脸颊,脖子,捏住盖在身上的被子,激动的瞬间湿润了眼眶。  

她这是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面?!

三年前一次落水,沈凝的身体被外来者占了。

她的魂魄跟着自己的身体,看着那人顶着自己的脸,对七王容子安疯狂追爱。

她叫容子安哥哥。

她对容子安说“山无棱,天地合,才敢与君绝”。

她要和容子安一生一世一双人。

可是沈凝有自己两情相悦的未婚夫。

容澈,沈凝的爱人,被那个外来者排斥,嫌弃,抗拒。

她跟容澈说:“你这么无趣,我怎么可能喜欢你?”

“就算喜欢那也是以前的事情,我现在喜欢上别人了不行吗?”

“你烦不烦,让开——”

容澈被这样无情的沈凝逼疯,他把沈凝强抢入府,关了起来。

他不相信自己的凝凝毫无征兆就移情别恋。

“沈凝”又怎么甘愿被困?

她想尽了一切办法要自由。

沈凝的魂魄漂浮在半空中,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外来者,用各种手段伤透了容澈的身心,而她什么都做不了。

那是她的身体啊。

为什么别人可以用她的身体这样放肆胡为,伤害自己最爱的人!

“醒了?”一双干净修长的手探进轻纱帐幔,握住沈凝的肩膀抱她入怀,清淡的药香冲入沈凝呼吸之中。

鬓如刀裁,眉似墨画。

容子安的样貌不俗,此时那狭长的眸中又带着浓浓的温柔,显出无限深情来,“你终于回到我身边了。”

沈凝浑身僵硬,反射性地推拒起来:“放开!”

容子安诧异地松开手臂:“凝儿?”

沈凝挣扎着,拖着虚弱的身体离他远了许多。

容子安打量了沈凝一会儿,自责道:“都怪我无能,没有办法帮你解除婚约,只能让你陷在睿王府三年,还用这种办法脱身……”

“这一次睿王应该是彻底放手了……过几日我便去求太子皇兄,请他出面解决你和睿王的婚约,你再去与皇后娘娘说说好话。”

“皇后娘娘素来疼你,肯定会成全我们二人的。”

沈凝没有应声,侧脸避开容子安的视线,不露痕迹地看了一圈屋中摆设。

原来她已经被送到七王府了。

容子安朝沈凝靠近过来:“凝儿,我知道你在睿王府吃了许多苦,我以后……”

“我的腿好疼。”沈凝避开他的碰触,左手摸到膝盖上,只是轻轻一碰,就感觉到像是铁钉往膝间钉进去一般的剧痛。

沈凝脸色惨白。

她提起自己的腿,是想岔开话题,不想和他有亲密接触,没想到会这么痛。

而且……

她忍着剧痛试着动一动,却发现腿上一点力气都没。

沈凝艰难地问:“我的腿伤怎么样?”

“你跪的时间太久,寒气侵入腿脉之中,情况很不好——”

沈凝怔怔地看着自己的膝盖,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