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一见终生负

首页 > 古言 > 

东宫:一见终生负

东宫:一见终生负小说

东宫:一见终生负

作者:竹枝鹤

分类:古言

状态:连载中

来源:常读

时间:2024-05-24 16:45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一见君,终生误,我在机缘巧合之下救了太子一次,没想到被太子牢牢记住。后来我被赐婚给他人,太子居然直接掠夺我,把我囚禁,我根本就不爱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难道我要在这里度过我的一生吗。
精彩节选

第一章初遇救人

“把你的眼睛睁开,不许闭上,看清楚现在在你身边的人是谁。”

“我对你这么好,你凭什么想跑,嗯?”

“你永远都别想逃离我的手掌心,卫嘉因。”

榻上的身影交叠,吱呀吱呀的声音引人产生无限的遐想,夹杂着女子断断续续的啜泣声,引人怜爱。

男子的声音犹如毒蛇信子,让卫嘉因战战兢兢,她看不清男子的面貌,也不清楚他是谁,想起身逃离却发觉自己无法挣脱,呼吸也越发困难。

手指无力的想拉开帷帐,却又被身侧那人强硬的拉回。

“好好看着我。”

拉着她的人抚摸她的唇瓣,卫嘉因被逼出生理性的泪水,“不要,不要……”

“我给你的,你只能好好受着,不能说不要。”

……

“小姐!”

遥知的声音让卫嘉因逃离了梦魇,白皙饱满的额头上布满了汗水,本就苍白无血气的脸又添了几分病态,虽生的一副西子貌,可卫嘉因这打娘胎里就病弱的身体,让府上上下头疼不已。

近些时日卫嘉因一直睡眠困难,本就削瘦的身姿又瘦了三分,故来到山上的寺庙厢房里修养身体,遥知身为卫嘉因的贴身婢女,一直悉心照顾,就希望这生的仙姿玉貌的人身体能好上几分。

不然别说老爷夫人这关,隔壁言大人家的言小将军就能闹得这府上不安宁。

“小姐,药熬好了,你先喝了。”

苦口的良药入腹,彻底唤回了卫嘉因混乱的思绪,这梦里的男人是谁,为什么会如此唤她,还……

还做如此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

卫嘉因额头发烫,轻抿薄唇,脑海里那点虚无缥缈的场景让她有些发热。

遥知见卫嘉因脸上有了血色,以为是药效已经起了作用。

真不愧是神药啊,看来这次的府医终于抓对药了!

“小姐,你先前说想为言公子求平安福的,趁着天色尚早,不如现在就去吧。”

卫嘉因想起来了,言让一向热衷武学,明明言家几代为文官,就连言家陪侍的书童都能习得一手好字,偏除了言让这个“异类”,整日拿着把红缨枪练武。

前段时间她听闻言让近些时日要出征,便想着要为他求个平安福,现在刚好她在寺庙里养病,也就顺道把这平安福为他求过来。

卫嘉因点点头,素白的脸上盈起一抹笑容。

“好。”

一番梳洗后,卫嘉因特意挑了件雪缎织锦裙,发髻用一只素钗松松挽起,没有任何妆面打扮,素面朝天,像是不沾染烟火气的仙子。

庙位于这座山地势最平缓之处,虽位于深山,却往来香火不断,上至九十岁老妪,下至几岁黄髻小儿,寺庙内人头攒动,遥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卫嘉因前面过往的人,生怕卫嘉因出什么闪失。

待前面的人都供奉完了,卫嘉因跪于蒲团上,双指合十,面色虔诚,祈求保佑言让能够平安归来。

待一切供奉完毕,卫嘉因再次叩首,将平安符放入手中,被遥知扶着起身,却有一人挡在她的身前。

“这位施主,近日要多加小心些,我观施主日后必定大富大贵,但可能会永失挚爱,若要避及,最好不要久留。”

那道士说完便摇头晃脑的离去,遥知望着那远去的身影,看见卫嘉因脸色白了几许,皱着眉安慰道:“小姐别多想,这种东西,都是信好不信坏的,小姐日后必定是平平安安的。”

卫嘉因摇了摇头,刚刚道士说的那番话,无缘无故勾起那场噩梦。

“小姐,若是你实在在意,等你病好的差不多了就尽快下山吧。”

“好。”

“下大雨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晴空万里的天空转瞬乌云密布,原本挤满人的寺庙霎时转空,遥知小心翼翼扶着卫嘉因的手,嘴里一直念叨着:“这天说变就变,还好离着厢房不远。”

两人刚刚走进厢房,卫嘉因的身形一顿,或许是下雨的缘故,让原本嗅觉灵敏的卫嘉因闻到了一股血腥味,混杂着雨水的味道,并不好闻。

有人在这厢房内。

且还受了重伤。

卫嘉因强作镇定,支走了遥知,若是厢房内的人想要痛下杀手,这一举动必定会引得对方的狠手,若是没有,则说明对方也只是想寻一处藏身之处避难。

没有必要把遥知牵扯进来。

“不知阁下何人,既然受了伤,想必急需要包扎。”

“我只是普通商户女,对阁下构不成威胁,若是阁下需要什么物品,也可告诉我,我可让我的婢女去帮忙准备。”

告诉真实身份是不可能的,若只是普通身份的商户女,想必对方也可能留情面放过自己。

她在赌。

赌对方只是迫不得已躲进来,而不是有其他的目的。

似乎是听到了对方一声嗤笑,卫嘉因紧绷的心反而得到舒缓。

还能笑,说明不至于死在这个屋子里。

“姑娘放心,我也没有其他心思,只是遭到歹人陷害,被逼至此。”

“嘶——若是可以,还望姑娘能准备一些可以喝的水,以及干净的纱布和止血的草药。”

赵远霁舔了下干涩的嘴唇,自己身上的血越流越多,再不及时止住只怕会昏厥过去。

昏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再醒过来说不定就在阎罗殿了。

卫嘉因听出他气息不稳,“软榻旁边的箱子里有纱布,我会一些医术,远水救不了近渴,阁下可以先用着。”

听见东西翻倒的声音,却还没有找到,卫嘉因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听见对面又有声音传来:“还望姑娘能帮我包扎,我眼睛受了伤,目前很多事情都做不到。”

对方愿意主动示弱,说明目前需要她,她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只要对方需要自己,那么目前她的性命就无忧。

外面阴雨沉沉,雷声阵阵,卫嘉因缓缓靠近赵远霁,遵循着记忆拿起根蜡烛点燃,透过烛光能看清对方的五官立体,棱角分明,是张极好看的脸,只是手臂和眼角的鲜血增加了几分狠戾,让人不敢直视他的面容。

余光又瞥见他身上用金线勾着的衣襟,布料华贵,明明是如此惨境却仍如此贵气逼人。

这般气度不可能是普通人。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