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首页 > 古言 >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小说

继母迫害?她拜师学艺成神医

作者:一颗小逗芽

分类:古言

状态:连载中

来源:常读

时间:2024-05-24 16:45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她六岁的生辰那天却险些也是她的死期。她本家大业大,亲爹乃是湘州太守,可后来家里那位后来的夫人心狠手辣。继母趁渣爹不在,命人将她带到荒郊野外勒死,下人心软,让她有多远走多远。后来她被一道闪电劈活,还意外精通兽语,又被身为旷世奇才的师傅所救,收为徒弟。从此以后她一路开挂,成了旷世女神医......
精彩节选

一场雨过,空林清风。

荒山野岭里之中。

商辛夷嘴里被胡乱塞着一块不知味的破布,身上亦被五花大绑。

她小小的身躯,在绝对的力量悬殊之下,毫无自救的能力。

今日是她六岁的生辰,可眼下,貌似也是她的死期。

眼前拿着白绫的人是商府的下人周大,他的孩子周林生还是她少有的玩伴。

商辛夷望着周大,虽不能出声,那眼神却似能溢出“我想活”几个字。

周大拿着白绫在她脖子前比划了好几下,实在下不了手。

最后像下定了某种决心一样,丢掉了白绫。

“小姐,你别怪罪奴才,你知道的,我只是个奴才,也是为了活命,要不你就……有多远走多远吧。”

商府家大业大,小姑娘的亲爹商无淮乃是湘州太守,家里那位后来的夫人又心狠手辣。

如今奉夫人的命行事,若是他不把事办好,一个奴才而已,被弄死轻而易举。

只可惜这孩子没有投个好胎,虽是商府嫡女,却……

也罢,六岁的孩童,在这野外,活不活的成还是个未知数。

周大扯掉了商辛夷口里的抹布丢在一旁,速度飞快的解开了小小身躯上的绳索。

这种冒险之事,他怕慢一步,自己都会后悔。

商辛夷顾不得多想,后退几步,毫不犹豫的跑了起来。

跑到力竭,跑到五脏六腑钻心的痛她也不敢停下。

也不知跑了多久,突然脚下一根枯树将她绊倒,商辛夷身子不稳,一下子从山坡滚了下去。

随后她脑袋撞上一块碎石,两眼一黑,没了呼吸,瘦弱的身体如同一个布扎娃娃被扔在泥泞里。

先前才放晴的天,此时又突然黑云滚滚,电闪雷鸣。

突然间一道闪电劈下,商辛夷浑身毛发竖起。

小身子竟又有慢慢有了呼吸,慢慢睁眼。

商辛夷只感觉头晕目眩,浑身疼到不能动弹。

无边的恨意如潮水般汹涌而来。

前几日她只不过是想从继母王氏女儿商舒好手里夺回自己母亲留下的玉如意。

商舒好见抢不过,竟直接摔碎。

商辛夷气不过,和她打了一架。

趁着商无淮不在,王氏也不装了,直接将她一顿毒打,还让周大带着她走了好几天,丢在这个密林准备勒死。

回头等商无淮回来再告诉他商辛夷是不从管教,离家出走。

若不是周大心软,这会儿她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让王氏痛下杀手的另一个原因。

是因为商辛夷发现了自己母亲死亡的真相。

那日被打后,商辛夷本欲去找王氏理论,却无意间在窗外偷听到王氏与她身边刘嬷嬷的对话。

原来自己的母亲当初生产,便是被她暗中收买产婆,让母亲在生产中伤了根基。

从那以后母亲不仅不能生儿育女,身体还每况愈下。

再加上娘家没落,母亲更是没了依靠。

两年前母亲病逝,没出两月,商无淮就将王氏抬为平妻。

而她们此时,又准备用同样的手法,再去害商无淮的一位宠妾

偷听中的商辛夷不小心被突然从身后出现的商舒好发现。

王氏这才慌了手脚,决定要斩草除根。

想到这里,她眼里又浮现出了王氏装模作样的跟她爹商无淮告状的场景。

说她离家出走,说她不守规矩,说她目无尊长。

商无淮必定会温声哄她,并扬言要打死商辛夷这个女儿。

回头装模作样的寻几天,一切都回归平静。

早些年商无淮对商辛夷还有些感情,可这两年他从王氏那里听来的桩桩件件都是商辛夷如何不好。

甚至还听从王氏的一派胡言,说她名字克父。

辛夷本是一味草药,在温暖舒适的环境下生长。

母亲娘家世代行医。

希望她也如辛夷一样,便取了这样的名字。

王氏找来的算命先生却说父为夷,辛夷二字会让做父亲的一生辛苦。

这种毫无根据的话,商无淮却想也不想。

硬生生把母亲给她取得名字商辛夷改成了商辛,每每听着,都叫商辛夷“伤心”。

这样的父亲,商辛夷对他早已没了父女之情。

若是辛夷二字克父,她就非要改回这个名字!

她本才是商家嫡女!

“我发誓,若我能活下去,必定要让这些人不得好死!王氏毒妇!害死我娘,我要将你千刀万剐!”

商辛夷忍痛用小小的拳头捶打着地面,放声大哭。

也不知哭了多久,一阵冷风袭来,商辛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擦了擦眼泪,睁开眼,这才发现天已经完全黑了。

月光倾泻。

她只能勉强看清周围,荒山野岭,危机四伏。

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从头麻到脚。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从身下传出。

“哭哭啼啼的,啥时候能站起来啊。”

商辛夷一惊,环顾四周,哪有人影。

难不成有鬼?

那声音又蓦然响起,“把我这洞堵的严严实实的,忒不透气,烦死了。”

商辛夷这才发觉自己躺了好久,赶紧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

她害怕的吞了吞口水,借着月光看了看刚刚躺着的地方。

还真有一个小洞,里面隐隐约约可见一个毛绒绒的东西。

“是你在说话?”商辛夷壮着胆子问道。

洞里毛绒绒的小动物身子一顿,随后从洞里小心露出了一个头。

商辛夷这才看清,是一只野鼠。

野鼠本来胆子小,外面有动静是不敢露头的。

可是眼前这个人说话它居然能听懂,而这个人也能听懂它说话。

这究竟是什么鬼,它鼠生中简直闻所未闻。

“你能听懂我说话?”鼠口叽叽道。

商辛夷点了点头。

难道她已经死了吗?不然怎么会听到野鼠说话。

这种情况以前是没有的,也就是今日,莫非是六岁获取的新技能?

还是她滚下来被撞昏了头脑。

她摸了摸头,伤口已经止血,头发被血液凝固在一起,那是在石头上撞的。

不仅是野鼠,她还能听见树上两只鸟儿在偷偷交流。

“这就是白天那个差点被杀死的小家伙?”

“居然能听懂兽语?”

……

不远处的一只蚱蜢放声唱了出来,“天啦~这里有个小人可以听懂兽语~”

商辛夷纠正,“不能说是小人,是小孩儿。”

王氏那种恶毒之人才是小人。

一时间安静的丛林热闹了起来,不少动物藏匿在树后又或是草后偷偷观望。

彼此间窃窃私语。

也不知是哪个动物尖叫了一声“乌尊来了,快跑~”

刚刚还活跃的动物四散逃离,身下的老野鼠叹了口气,说了句保重,飞快的缩进了洞里。

一瞬间周围便又安静了下来。

乌尊是什么商辛夷不懂,但肯定是危险的存在。

商辛夷见状忍痛踉踉跄跄的想跑。却已经来不及了。

黑暗中闪现出几双幽绿的眼睛,由远及近。

商辛夷转头欲跑,后面几头野狼已拦住了去路。

一群狼将商辛夷围了起来。

领头的乌尊刚刚听说有个人能听懂兽语,带着群狼过来想见识一下,顺便还想饱餐一顿。

“太瘦了,不够塞牙缝。”其中一只独眼狼抱怨道。

乌尊围着商辛夷转了个圈,这个脏兮兮的孩子,肉是真的少。

头发还像刺猬一样,满脸黢黑,真丑。

一旁的母狼望着自己受伤的小狼,忍不住说道:“这是人的幼崽,还未长大,也是可怜。”

乌尊龇牙怒吼,“对人不要心软!”

它平生最恨的就是人,待会儿必定将这个小丑娃吞入口中。

在这之前,他倒是有些好奇。

想先验证一下她是不是真的能通兽语。

“你能通兽语?”乌尊的声音低沉阴冷。

商辛夷望了望母狼和受伤小狼,心里有了几分打算。

对着乌尊点了点头。

乌尊嘴里流出了涎水,“呵,也是稀奇,看你不挣扎的情况下,我们可以给你一个痛快。”

说罢就将商辛夷推倒在地。

“慢点,你放过我,作为交换,我可以可以救那只小狼。”商辛夷叫道。

乌尊听后顿了顿,却收力不及时,尖牙还是刺入了商辛夷的脖颈。

鲜血清甜, 它不想停。

眼见谈判不成,商辛夷扬起小拳头用尽力气砸向这头恶狼。

乌尊哀嚎一声,突然飞了出去。

她还没出手呢!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