舔狗重生,校草速退!

首页 > 短篇 > 

舔狗重生,校草速退!

舔狗重生,校草速退!小说

舔狗重生,校草速退!

作者:鹏飞万里

分类:短篇

状态:连载中

来源:快看

时间:2024-04-19 15:47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我被女仆的儿子迷得神魂颠倒,女仆便开始奴大欺主,踩我头顶吆五喝六!直到家产被骗光,父母惨死,我承受不住
精彩节选

第一章

太可悲了,我这个女舔狗舔上了我家女仆的儿子——白赫然。

就是因为我对白赫然无限的跪舔和放纵。

使得他的女仆母亲在我们李家有了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地位。

直到有一天,那个狼子野心的老女人,利用我对白赫然的感情。

跟白赫然合起伙来,骗我签下了赠予合同。

骗光了我们李家所有的财产。

然后,为了做到查无证据,放火烧了我家的别墅。

我的爸爸和妈妈,因为我对白赫然的跪舔,最终惨死在这场大火之中。

都怪我,是我引狼入室,是我不懂事。

是我害死了爸爸和妈妈。

我怀着痛苦万分的心情,从临江市地标性的百层珍珠塔上跳了下去。

或许,只有这样做,才能稍稍缓解我对爸爸和妈妈愧疚万分的心理。

但是,奇迹般的,在我摔下去的那一刻,我重生到了一年前。

1

这时,我的爸爸还在当着副省首。

我的妈妈,依然是全市最大的珠宝女总裁。

我对自己说,李兰儿,上天给了你重来一次的机会。

我再也不要做舔狗,一定要多孝敬爸妈,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

早上,我在自己那宽大的床榻上起床。

整理着今天的校服,准备吃过早点,就去临江市一高中上学。

爸爸和妈妈都很勤劳,他们己经去上班了。

我走下了我所在的二层别墅。

来到一层的用餐区,喊道:“白姨,早点给我准备好了吗?”

“我要吃完了坐车上学的。”

白姨,名叫白玲。就是白赫然的母亲。

因为白赫然一直在跟自己的母亲生活,也就跟了他妈妈的姓。

此时,白玲的野心还没那么大。

最多,只是偷着在我家拿些值钱的东西出去卖。

因为我对白赫然的纵容和喜欢,所以白玲也得到了我的照顾。

而我爸妈对我十分的溺爱。

我对白玲和白赫然是什么态度,他们就会表现出相同的态度。

这也是使得白玲在日后“无法无天”,做下滔天大罪的根源。

以往,我生怕给白玲添麻烦,都是买早餐吃的。

我不仅不会让白玲干活,每天还会给他千八百块钱的小费。

他这个仆人,当得就跟主人没什么区别了。

可是,今天,白玲面对跟以往大不相同的我,也是神情一变。

不但没有得到小费,还要求他干活?

白玲说道:“兰儿啊,你不是不吃早餐的吗?”

我冷冷的注视着白玲。

怒斥道:“放肆,我们是什么关系?”

“我是主,你是仆。兰儿也是你能随便称呼的?”

“再有,不管我吃不吃,准备好早餐是你这个做仆人应该尽的本份。懂?”

白玲立刻就被我骂得有些头脑发蒙。

不但没有得到“顺理成章”的小费,还被骂了一通。

白玲也不敢反驳,急忙去准备早餐。

可是,他刚把意面炒到一半,我就说道:“老不死的,你是不是真老了。”

“做个意面也这么慢。你是想把我饿死吗?”

“算了,不吃了。我出去买着吃吧!”

白玲愣住了。从来没有过的,他居然被我称做“老不死的”。

临出门时,我在上司机的专车之前,还特意警告了他一句:“姓白的,不愿意**就滚。”

“干这么点活就磨磨机机的,我们李家可不养闲人。”

这老太太,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相信,用一句游戏素语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爆击一万点打在他的身上。

我坐上了司机马叔的防弹大奔。

在半路上,我叫马叔给我买了一个三明治和一碗豆浆。

当我到学校的时候,三明治和豆浆都进了我的肚子。

我所在的临江一高中,只有两种学生。

一种是尖子生,他们成绩优异,是各中学选送上来的“尖刀队。”

一中出成绩,全靠他们了。

另一种,就是我这种学渣贵族生。

学校要想出“效益”,没有我们这些贵族生支撑也是不可能的。

我下了车,来到了校门口。

却见到白赫然和花缺正站在门前东张西望。

看到我走了过来,他俩把目光都集中到了我的身上。

看得出来,他们俩是在等我的。

前一世,为了能让白赫然做我的男朋友。

我把我这一百四十的智商全都用在了怎么取悦白赫然这件事上。

情人节,生日,国庆,年节,双十一,我一样不落。

他想要的礼物,我会买给他。

他没想到的奢侈品,我也全都帮他想着,送给他。

可是,对他无限的付出,换来的却是家破人亡的下场。

他跟他母亲,全都是凶手。

是他们,害死了我的爸爸和妈妈。

这一世,我绝不会让这种悲剧再发生。

白赫然是校草级别的帅哥,花缺是白赫然的铁哥们。

两个男人拦住了我。

白赫然凶巴巴的对我说道:“李兰儿,你几个意思啊?”

我完全不鸟他。

问道:“什么几个意思?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质问我!”

“不好意思,我不怎么爱跟穷人讲话。快开课了,别耽误我上早自习。”

白赫然和花缺都没有料到我居然这么“吊”!

一时间,他们都适应不来我态度上这么大的转变。

白赫然问道:“你是不是在家里管我妈叫老不死的?”

我反问道:“主人这样称呼仆人有什么不对吗?他不是老太太?”

白赫然一时语塞。

急道:“哼,有几个臭钱了不起吗?”

“说到底,你还是个学渣。你这种人,只会靠父母的余荫显示自己的高高在上。”

“你什么本事都没有。你不能自食其力,你不能依靠自己的能力考出好成绩。”

“未来,是属于我们这种自力更生,品学兼优的高材生的。而不属于你这种社会败类。”

我冷笑连连,都有一种笑到想哭的感觉。

上一世,白赫然把我拿捏得死死的。

就是用这一种近乎悖论的言语,争服了我的内心。

使我把他当成了白月光,意难平。

但是,现在,我不会了。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