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零军婚,穿书后成了大院白月光

首页 > 穿越 > 

八零军婚,穿书后成了大院白月光

八零军婚,穿书后成了大院白月光小说

八零军婚,穿书后成了大院白月光

作者:一盏红炉

分类:穿越

状态:连载中

来源:常读

时间:2024-02-22 16:36

开始阅读
作品简介: 医学世家的天才少女,因意外穿越到一本年代文里,成了里面的恶毒女配。叶潇潇是郝家的假千金,自幼生活在京城大院的她是大院青年的白月光。直到十七岁时,真千金回归,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白月光变成米饭粒,爱慕者纷纷换了墙头,在励志大女主的对比下,将其贬得一文不值。不仅如此,叶潇潇的亲生父母一家都是书中炮灰般的存在。父亲跌落山坡惨死,母亲积劳成疾卧病...
精彩节选

冷。

好冷。

叶潇潇打着寒颤睁开眼睛,透过昏黄的一点亮光,入目是一间装修破旧,环境昏暗的屋子,屋顶还能看见露出来的木头横梁,四周墙壁则是贴了发黄的报纸。

窗外北风呼啸,将单薄的窗户纸吹得哗哗作响。

“咳咳咳咳……”叶潇潇张嘴想要说话,却吐出一连串的急咳。

屋门立刻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位四十岁左右的短发妇女,说话声音里透着急切:“妮儿啊,你可算醒来了,村里的老刘头说你要是再烧就要把脑子烧坏了,这大雪封山,去卫生院的路可不好走……”

叶潇潇脑子发懵,没有回应。

女人就在这昏暗的环境里,自顾自的取了暖壶和茶碗,倒了一杯热水端过来。

“妈知道是咱家对不住你,要不是当时在部队医院生产的时候抱错了,你也不会恁大了才找到咱家。城里的条件好,你要是愿意回郝家去,等好天嘞让恁爹和哥哥送恁回去,可不敢乱跑。

你这是运气好,让你四哥看见了,掉进冰窟窿里还能救出来,要是再晚一步,可就没命了啊。”

盛着热水的茶缸塞进叶潇潇的手里,终于让她的身体恢复了一些温度。

“这是哪……你……你叫什么……”

苗翠芳有点诧异,怎么连地名都忘了,而至于自己的姓名,她这位从城里跑来寻亲的大闺女可是头一次问她这个问题。

“潇潇,这里是黑云省长岭市百川县松林镇白石村啊。俺是你娘苗翠芳,家里还有你爹叶建国,你哥哥叶常青,你嫂子……”

叶潇潇刚听了个开头就感觉头更疼了,就说自己没那么幸运,果然她不是这次飞机失事的幸存者,而是单纯的重生了。

还重生进了一本八十年代的年代文里,这本书的女主郝燕燕是重生者,书中第一章就写了重生的郝燕燕为了摆脱自己上一次的悲惨生活,提前踏上了前往京城寻亲的路。

郝家人很快接受了这个现实,按照郝燕燕的意思,将养女和亲女的姓氏调换回来。

而被郝家抚养的假千金叶潇潇不甘面对现实,拿着已经换回来的身份证明跋山涉水来到白石村叶家,却在这个贫寒的家中,只待了七天就待不下去准备离开。

因为暴雪天气,叶家人好意阻拦却被叶潇潇当成不怀好意,偷偷溜出家门,掉进河面人工开凿后没有冻结实的冰窟窿里。

好在有叶常盛默默跟着,发生意外后,将她及时救出来,才幸免于难。

叶潇潇喝了口热水,这才发现这里面还放了红糖,留在唇齿间甜滋滋的,也温暖了心口。

“谢谢妈,我知道了。”

叶潇潇缓了缓混乱的思绪,哑着声音说道。

苗翠芳却更加惊愕了,这孩子可是来家里后,第一次喊自己妈呢。

对方虽然拿着“叶潇潇”的身份证明过来,但是一直觉得自己姓郝,是郝家人,至于他们一家只是住在乡下的穷亲戚而已。

苗翠芳叹了口气,心说这孩子真的是烧糊涂了,连性情都变了。

叶潇潇只喝了几口水就咽不下了,嗓子疼得厉害,身子也软,只能继续躺下。

苗翠芳接过茶缸,帮着叶潇潇掖了掖被子后,走出屋子。

叶潇潇心里难受,她穿越来自医学世家,家里的长辈和兄弟姐妹都是医者,本人也是医学系的学生,虽然还没本科毕业,但自幼受家庭环境熏陶,已经能独立开方治病。

只是没想到她现在对自己的小小发烧感冒无能为力。

没准她会烧坏脑子,那就白得到重生的机会了。

又想到自己在现实世界已经死了,她更是止不住的落泪。

死了也好,反正她父母各自再婚后,就很少有人关心她了。

叶潇潇一边头晕脑胀,一边胡思乱想,直到有人掀开了她的破棉被,开始解她身上的棉袄。

艹……

叶潇潇正要挣扎,就听见了苗翠芳的声音。

“妮儿,别乱动,给你拿温酒擦擦身子,要是还不退烧,明天就得拉你去镇上的卫生所看看了。”

温酒精浴确实有退烧作用,不过酒精需要稀释,叶潇潇现在也顾不上看看稀释标准合不合格了,只感觉自己像条咸鱼似的被翻来覆去的擦了一遍,然后严严实实的罩在棉被下面。

又过了一会儿,屋外有个更年轻的女人说话。

“妈,我灌了点儿热水在瓶子里,给小妹塞被子里。”

苗翠芳接过来给叶潇潇放好,直到看着对方沉沉睡去才转身出了房间。

关好门,苗翠芳问大儿媳:“老四怎么样了?”

张雪面露愁容:“也还烧着呢,要是今晚不退烧,按照老刘头说的,就得去镇上看看了。”

老刘头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虽然没有大本事,但是有个小点儿的头疼脑热,乡亲们都爱找他。

另外白石村偏僻、贫穷,只要不是大病,谁都不愿意去镇上的卫生所。

“明天看看吧。”

苗翠芳现在最关心的倒不是两个孩子的病,她担心要是潇潇病好了,再闹着离开咋办。

就算是他们家愿意,郝家还愿意养个没血缘关系的孩子吗?

苗翠芳决定好好和自家老头子说说这事。

……

这一觉睡得叶潇潇十分不踏实,早上耳边传来好几声公鸡打鸣的声音,才将她从新世纪的万里高空拉入1983年的东北炕头。

叶潇潇动了动身子,感觉身上湿乎乎的难受,但是高烧已经退了。

她呼出一口气,不用变傻子了。

捡起炕上的衣服穿好,这才有时间仔细打量这间屋子,虽然破旧狭小,但是整理的很干净,昨天晚上除了偶尔有人进来摸摸她的额头,没有人和她一起睡。

这家人是懂规矩的,品行也好。

她扒着窗户看了看外面的院子,看位置应该是西偏房的一小间。

院子里已经升起炊烟,有人影走来走去。

叶潇潇起床,屋地的木头柜子上面摆着镜子,她看了看里面的人。

原主面容清秀、明眸皓齿,鹅蛋脸上的五官比例极好,一双眸子更是润若春莲,乌黑的头发垂在肩头,顺滑如瀑布。

令人吃惊的是,这张脸竟然和她原本相貌有九分像,只是年纪更小而已。

而且不愧是书里的恶毒女配,大院子弟们的白月光,这样我见犹怜的好相貌很容易让人忽略她骄蛮恶劣的本性。

在原书中,这位恶毒女配在最后快结局的时候才被戳穿真面目,惨遭众人厌恶,最后落得在监狱度过残生的悲惨下场。

不过这一切和叶潇潇已经没有关系了。

她想明白了,想要生活过得去,必须远离男女主。

不想死,就不要按照书中的原设定回到京城去给郝燕燕添堵,也不要去争夺那靠不住的未婚夫。

“女主是重生的,我是穿书的,我们都有光明的前程!”

叶潇潇按着自己的心,坚定的说。

吱呀……

忽然间,木门推开,一个虎头虎脑的小孩子从外面探头进来。

书友评论
猜你喜欢